暂无链接
图片展示

铭记 · 他念他翁全记录1——作者:vivian

作者:云南远山探险户外运动有限公司 浏览: 发表时间:2022-12-08 15:43:21

2022年 · 他念他翁·今夏1——缘起


彼时,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座叫做“他念他翁”的山存在。

我也不会知道,在我如常过着每一天平常日子的同时,世间万物如何在不间断、瞬息间发生着奇妙的因缘和合。
然后,咔擦一声,因缘契合,“他念他翁山脉穿越”就这么出现在视野中。
我不知道是我选择了它,还是它选中了我......反正,最终,在今夏,我走上了一段6天徒步他念他翁山脉的旅程。
攻略介绍:“他念他翁山,位于西藏东南部,是唐古拉山脉的南延山脉,也是澜沧江与怒江的分水岭。他念他翁的山险峻挺拔、千姿百态。主峰大米勇雪山海拔6324米,雄伟壮阔的身姿是不可错过的一道风光。周围绵延众多5,6千米的一排雪山,巍峨壮观。除了山,每个山谷都有着大大小小的海子,或翠绿或深蓝,或瑰丽或静谧,等待人们的探访,也令人留念忘返。每年7月,山谷遍地开满鲜花,五颜六色、花团锦簇,真正可以体会到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。

这次徒步全程约56km,5天户外露营。沿途需翻越4个4900米以上的垭口,经过近20个高山湖泊,可多角度观看大米勇雪山。

    自从去年库拉岗日第一次高山徒步就抵达5000米海拔后(所谓“出道即巅峰”),自信心那个爆棚啊!这次怎么也得挑战点没挑战过的吧,比如高原露营啥的。

    而徒步这种运动,是会让人上瘾的吧?时候到了,身心和灵魂似乎都感受到了来自山海的呼唤,满脑子除了“登山”“登山”,其余选项吸引力顿失。

   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!也作为送给自己的本命年生日礼物。

    他念他翁,我们不见不散。





2022年·他念他翁·今夏2—打破秩序

‍‍

‍‍用亲身实践证明了一句话:“任何爱好只要入坑,是很花money的!”为了行程准备,新入手了一件凯乐石Mont-X暴雨级防水冲锋衣,一双LOWA登山鞋,一个黑冰B1500睡袋,大几千就出去了。
提前大半月开始穿着新登山鞋走路锻炼,吃中药补气血,调试身体状态。还有,调试情绪状态。

我观察着心理变化发生的过程,最初的兴奋劲过后,头脑就开始出来闹幺蛾子了!自动冒出很多想法和理由,担心这担心那,有轻微的恐慌和焦虑情绪出来,那是面对变化或不确定性之事自动的情绪反应,轻微,但让人很不舒服。

我观察,即使事情尚未发生,头脑对即将打破日常秩序和面对变化的预期和妄想,就足以引起情绪失衡。其实只要客观分析,头脑中想像的那些事情都很细碎,不是什么大事,即使真的发生了,也都有办法解决,也都应付得了——因此,我发现,恐惧这种东东,其实不来自于事情如何如何,90%是来自于想像! 
整个过程是这么发生的:想像——带来不舒适感——放大想像——放大恐惧——导致焦虑。而这整个循环,完全是在头脑中想像出来的,没有一点事实基础!因为,我还好好的坐在家里呢!
 昨天刚好读到一段话,很应景:“生活在我们的头脑里,相信我们不真实的想法,这是一个很好的吓死自己的方式,它也可以以衰老、癌症、退化、高血压等形式出现。”哈哈,真是绝妙的注释!
经过细致的观察,头脑的谎言不攻自破。轻微的恐慌和焦虑怎么办?释放掉就好了。情绪就是这样,来了,观察它、体验它,不抗拒、不压抑,既不相信头脑,也不驳斥想法,只是观察。到点了,情绪就走了,头脑也就安静了。

同时,从自己身上还观察到另外一个点。日常生活规律、缺乏变化,可是也带给人一种可掌控的假象,时间久了,整个人会调试到对规律和可控(即使无趣、无聊)非常适应的状态。状况是这样的:“无趣吗?有点,有不舒服吗?是的,可是也都习惯了,生活不就是如此吗?也还好吧.......”
规律和可控本身没有什么不好,一切都按惯常模式来,一切都只需要依惯性反应,甚至不用多动脑筋,省力省心,减少人应对环境的精力成本。
可是,它的可怕之处在于,不知不觉中,人对变化的适应能力在逐渐消退,就像温水煮青蛙,先是对变化有轻微的不适应,然后发展到抗拒任何变化.......于是,将生命禁锢在一个很窄很窄的范围,不再做任何新的尝试.......关键,还不自知。
原来,消磨人的不是日常琐事,而是无觉知....
其实,不去的理由可以有百千条,相信我,头脑永远能够找出阻止你采取行动的理由,并让你害怕到信以为真。但行动的理由永远只需要一条:想去!
而我一惯只听从心的召唤,对头脑的臆想毫不在意。

我将努力,保持生命的鲜活和流动,即使要为之付出代价。
生活,我仍然愿意对你,简单纯粹如赤子,心怀热爱似初恋。




2022年·他念他翁·今夏3—路途


这次参加的是远山探险组织的线路,一个朋友说远山是她跟过最好的户外团队,为了這句话,我决定亲自一试。与戚领队微信联系的时候,已经感受到了他的细致和温和,非常耐心的解答我的各种疑问。因为是一个人参加,而且年纪不小,心里未免忐忑。结果入团后,才知道多虑啦!这次的团队连上两位领队一共11个人,我是第三年轻的。而且,有一半的队员都是独自参团,队员配比居然是8女3男!(论不设限的重要性!)
想了一下,明白了,登山这种事情,真的只属于极个人的爱好。冒着高寒或高热,早起晚归、风餐露宿、吃苦受累这种事情,除了“喜欢”二字,实在找不出其他诱人的理由。遍数我的亲朋好友,养尊处优惯了,真没人爱吃这种苦(各位亲,小有冒犯)。恐怕别的队友的朋友们也大多如此。还好这个世界上有远山这样的探险组织,精心安排线路,暖心安排行食宿,解决掉了大部分麻烦的问题,为一个人出行创造了可能性。
另外,人到中年,事业略安、儿女长成、父母尚健,经历过生活磨砺,较年轻时候多一份笃定和耐心,体力尚可,遇事冷静,吃得苦,受得寂寞,不矫情、不娇气,还有比这更合适登山的年龄吗?
关于女多男少,估计是碰巧,不太好评论。不过观察了一下女队员们,大多女汉子本色啊,嗓门180度,气场一米八,所谓物以类聚吧,搞得我这大嗓门都排不上号,只好低调行事了。

(图:香格里拉纳帕海)


那些人迹罕至的美景,需要耐得住旅途的漫长和无聊。早早出发从丽江经香格里拉、德钦、飞来寺,一整天的车程,要到太阳落山才能抵达盐井—云南入藏的第一站。
中午阳光正烈的时候,途经梅里雪山,这个季节云层厚,山顶一般云雾缭绕。可是梅里给足面子,第一次相见就爽快的露出主峰卡瓦格博峰作为见面礼。哈哈,我这种自带阳光体质的,遇到好天气也算标配。(那就先约一个梅里北坡吧!)

(图:梅里群山)

(图:梅里主峰卡瓦格博峰)


第一次走滇藏路,第三次进藏,在“西藏界”和著名的“拉萨1314”路标打卡,留下记录,目前貌似还较白,等6天高原下来后,再做个肤色比较吧。


在盐井吃著名的一口面,据说最高纪录保持者是147碗!有打破此记录者,可送一个18岁的卓玛带回家。




今天住盐井曲孜卡乡,明天进山,6天没有信号。
6天后更新喔!




2022年·他念他翁·今夏4—踉跄的开始


面对你不擅长的领域,你愿不愿意谦卑?
你愿不愿意面对你的脆弱?
虽说有了一次高山徒步的经验,其实还是新手。因此,心里还是忐忑。行程才一开始,平时雷厉风行的状态全不见了,小错误百出。尤其遇到一位强势的领队,“怕错”的心态就出来了。
我观察着自己所有的呈现,也学习接受自己所有的呈现,尤其是那些不习惯的呈现(再一次证明,一个人的掌控感来自很小很小的领域,离开那个领域,在其他万千领域,你只能做一个笨拙的新手。问题是,你还愿意制造机会,面对你的笨拙吗?)

(图:盐井古盐田)

(图:盐井古盐田)

我们要坐当地藏民的车,从盐井曲孜卡乡到3500米的拉岗村开始徒步。上山的路就是一条碎石铺就的便道,只够一车通过,陡峭、狭窄,路基貌似不稳,山下就是万丈悬崖。这一次,恐惧不是想象出来的了,这一次,我直接与恐惧面对面。
你好,恐惧。
我的手紧紧拉着车把,紧张得闭上眼睛。驾驶座上的这个藏族男子,昨天有没有休息好?有没有醉酒?有没有和老婆吵架?在毫无意料的情况下,我必须全身心的信任眼前这个陌生人,把一小段生命交托到他的手上.....
而在宇宙宏大的秩序中,正因为这样无条件的信任,才架起了人与人之间互为因果相互关联的桥梁。


(图:上山的路)


这一刻我忽然意识到,我以为是我一个人在登山吗?不,是千千万万的人,开车的男人、做饭的厨师、制作登山鞋的工匠、维护交通的警察、驮包的马帮、辛勤的领队......还有家人无条件的支持,各位亲们千里迢迢的鼓励,在帮助我完成这小小心愿。为了这小小心愿,宇宙调动一切力量,成全着、推动着,从无中幻化出万千有,最终让它落地......
对此,我充满感恩....
对危险保持恐惧,是生命的本能。
我一直认为,真正的勇敢不是不会害怕,而是即使害怕,该面对的东西,无论人和事,还是要去面对。
我睁开眼睛,壮美的河山在眼前如画卷般展现,让人惊叹不已,我看见“我执”在一点点消融,天地山海、神灵万物,这一刻,我与你们同在。


(图:美丽画卷)


开始徒步了,我尝试着甩动腿和手,让身体的本能逐渐苏醒。
作为山区长大的孩子,爬山本来是一种本能。可是,太长时间缺乏锻炼,也太长时间没有亲近山林,手脚已经完全找不到爬山的感觉。还有,这段时间累积的习气没有及时释放,它们一直背负在身上,我感觉整个人被困住了。就像一个灵魂被禁锢的人,身体沉重、步伐蹒跚,在慢慢寻找出口。
今天是大晴天,太阳很烈,一路暴晒,一会的功夫,大汗已经湿透了全身,身上特别重,没有出行的轻松感,感觉背负了很多东西在走路,是什么?是未释放的情绪,有怨念、有害怕、有焦虑、有紧缩。我得让它们出来,得把这些情绪能量释放干净,不能背负着这些东西走过这漫长的六天。

队友们大多是老驴友,互相认识,一路欢声笑语。户外人大都性格开朗,很好相处,只是第一天我和大家还不太熟悉,有些拘谨。
一路沿溪流右侧向上,坡度渐渐陡了起来,然后开始进入山间小路,顿时凉爽了不少。不久,就到了第一个水潭,叫丁差错。潭水清澈见底,泛着碧绿的光芒,两边森林茂密,有阴凉地可以休息,我们就在这里拍照、午餐和玩乐,调整步伐。

(图:路遇丁差错)

短暂的休息后,继续往前,天热,大汗出了一身又一身,我脚下没有力气,走得磕磕跘跘,第一次穿中帮登山鞋,不适应;很久没用登山杖,不适应;负重登山,不适应。今天一整天,没有一样东西与我是配合的,我们太久没有在一起了,尚需要磨合。口渴得要命,没走半程两瓶水只剩下半瓶,评估了一下肠胃,向群山祈祷:“请允许我取用你的水,保佑我不要水土不服”,取了大半瓶山泉水,和着热水喝,感觉肠胃没问题,明天要多背点水。
走着走着,我和队里年纪最大的山姐和四爷落在了后面。休息的时候,山姐给我普及了户外食水三分原则:在户外任何时候吃东西、喝水,只能吃二分,留下一分作备份,才能保证户外生命安全。讲了户外三层着装法:速干层、保温层、防风防脏层。讲了户外三不借:不借食(水、食物),不借光(照明灯具、火等),不借钱(物品)。
我觉得自己简直像个白痴,啥也不懂就敢来登山。面对自己的笨拙,心里的滋味很不好受。这种时候,就是保持觉察最好的时候了!如果我一味沉溺于情绪中无法自拔,那就错失了整个事情的关键。
宇宙不会无缘无故让一件事情发生,如果我能够放下那点自我,仔细观察,我就会发现宇宙所有安排的精妙与深意。
作为一个登山小白,如果今后我还要从事登山运动,还有比这三不借、三层着装和户外食水三分原则更重要、更需要掌握的原则吗?那是山姐十几年登山生涯的总结,甚至是多少代登山人用生命换来的教训。如果我不保持觉察,我如何能看出在自己难受情绪背后隐藏着如此珍贵的礼物?
梅子给了我一瓶矿泉水,山姐和四爷还教了我喝水要小口小口的泯,不可大口喝。我记住了。这样的喝水方法让以后的5天都受益匪浅,因为自己负重能力不行,无法背太多水,但是以后每天到了营地,我至少都能够剩下半瓶水(谢谢山姐和四爷)。

(图:山谷)

‍‍

其他队员已经走得很远,我又落在后面。落后的感觉不好,可是落后也是生命的一部分。
记得去年爬库拉岗日,一路经历拉肚子、生理期、体能极度消耗,我不允许自己叫苦,每次看似挺不下去了,都用意志力让身体迅速调试,结果下山后全身长出一片一片的红斑,查了度娘,是延迟性压力性荨麻疹,一种极度压力后延迟的过敏性反应。这是我不肯示弱造成的后果。因此这一次,我告诉自己,必须尊重自己的身体,量力而行,适可而止。
这不是一场比赛,我没有对手,不需要输赢。我所要面对的,不过是我的习气;我所要超越的,不过是我自己。
在经过第一个扎营地之后,距离今天的目的地一字泵已经不远了,我慢慢走着,频频回头欣赏远方的山谷,这是百看不厌的景色,青山如黛、白云轻悠,只有微风轻抚过脸颊。很多年前第一次在尼泊尔徒步,我不明白挨累受苦登山的意义是什么?

我想,登山对每个人的意义都不一样。直到现在,我还不太明白登山对我的意义。
但是,有一点,我很清楚,我害怕成为一个老手,害怕因为太习惯、太熟练、见得太多,把心磨砺得陈旧钝化,不再对登山、不再对这个世界保持敬畏和深情。任何技能都可以习得,但是,我不想成为一头只会闷头走路的驴,走得慢也没关系,我需要调动全部的感官,来体验、感受、回味旅程的点点滴滴,这才是重点所在。
我必须倔强的、毫不让步的护卫这颗敏感的心,这是我最珍惜的宝贝,我要好好保护它。






2022年·他念他翁·今夏5—与绝望对峙


一字泵营地由江措和他的兄弟经营。他们搭了两个大帐篷,一个公用可做饭,一个收费借宿。帐篷很宽敞,队伍中有五人决定入住。

(图:江措)

(图:一字泵营地)

不搭帐篷一下少了好多事,大家在帐篷里做拉伸。宝藏拉姆非常懂行,一个一个帮我们拉伸大小腿,真是又酸爽又享受,账篷里不时发出各种奇怪的叫声,惹得德吉来看是不是出命案了,哈哈。
我疼得灵魂出窍,可就是这么几下,有些束缚着身体的东西忽然松开了,它们放过了我,打算离开了,我觉得身体的本能开始恢复,真好!
简单收拾完东西,到公用帐篷,领队丁老师已经在捡菜了,这离家千里的人间烟火味,竟让人瞬间湿了眼眶。我帮着切菜(今天尚有余力贡献,后面几天就皮塌嘴歪,只有力气管自己了),晚餐由德吉亲自掌勺。
准备的东西真是周全,锅碗瓢盆煤气菜肉一应俱全,还有水果和瓜子。我没有想到,晚餐的标配是四菜一汤,这么奢侈!卤猪舌,芹菜炒香肠,炒花菜,还有从江措手里买的刚捡的菌子,叫“肚花菌”(以后几天这个神奇的菌子将不断出现),加菜,一大盘干辣椒炒菌,在海拔4400米的高山上!真是绝了!
听说过远山的伙食好,没想到好成这样!大家大快朵颐、心满意足。

(图:肚花菌)

(图:大厨德吉)

(图:丰富的第一顿高山晚餐)


饭后自由活动时间,想到明天第一次翻垭口,不敢造次,尽量减少活动范围,尽量多休息。江措在德吉的建议下,开发了泡脚服务。这可是在4400米的高山上啊!当然要享受了。
想像一下这个画面,夕阳暖暖的照着后背,和煦的风吹过,眼前是壮阔的山峦、永恒的蓝天白云,用盐井的盐、雪山的水,泡着浮肿的脚,一群有趣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开玩笑。傍晚时刻,一切都已妥帖,一切都尘埃落地,明天还很遥远,还不用操心,心情那个松弛啊,想不愉快都难.......这是什么神仙享受啊!


(图:静谧的湖面)

(图:集体泡脚)

(图:享受中)


快9点了,天色还是大亮,风已经冷得让人受不了。我们全部挤进公用帐篷里,九哥泡起了普洱茶。马帮的藏民们也回来了,一大屋子人,他们懂的汉语不多,可是很爱交流 。没有关系,大家拉拉杂杂、鸡同鸭讲的,也热热闹闹的聊了一个晚上。虽然大家还不熟悉,通过语言也在不断拉进彼此间的距离,让人感到格外温暖。

(图:拉姆的玩偶)


(图:傍晚)


晚上10点半,我们决定睡觉了。
我观察今天的自己,发现:我很愿意合作,但不见得合群;我真的没有多少生活常识;我的“讨好者”不时会冒出来。看着这些呈现,我不再试图改变,或者消灭它们,我不再努力变得更好,我试着松弛,试着,如是的接纳它们.....
第一次用睡袋,原来“木乃伊”睡袋真是把人裹得像个木乃伊,为了保暖的缘故,腿部基本动弹不得。
我躺在睡袋里,想到明天第一个4900米垭口,想赶快睡着好补充体力。结果越想睡越睡不着,大风夹杂着各种声音,从帐篷的屋顶、两侧呼啸而过。
海水说外面星空很漂亮,可是实在不想浪费力气爬起来穿衣服套厚重的登山鞋,以后几天再看吧(结果连续几晚上阴天),这就是“总在为未来做准备而错失当下”的典型案例,不过就当时自己的认知来说,也只会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
(图:暮色)


担心着明天的行程,心里有点沉重。平时在家睡觉喜欢左翻右转,现在被困在睡袋里动弹不得,这小小的变动就像最后一根稻草,把一整天的不适感放大到最大。
在漆黑的夜里,我感觉心底深处升起一股黑暗情绪,那种情绪我从来没有体验过,那种情绪,叫做绝望。
想到未来五天每天都要这样过(不习惯、不适应、笨拙、不舒服,而黑夜又无限放大了所有的不舒服),完全没地方逃跑、完全没办法改变,就是必须与所有不舒服、不习惯面对面,心里有一股声音想要尖叫出来……想要尖叫、想要逃跑、想要回到熟悉的家和生活,所有的想要挤压着心头……
我想让那个黑暗的魔鬼完全释放出来,可是又有点不敢,怕我驾驭不了它,我会不会就此疯掉?.....
这是我第一次与绝望面对面,我似乎能体验到关在集中营的人们的心情,暗无天日、无处可躲,日复一日,看不见哪怕一点点光亮和希望……境遇并无可比性,但是情绪并不讲理,所有绝望的底色都是一样的吧。
还好,它离开了.....
羽绒睡袋实在太热,拉开拉链,这下身体可以随意翻动了,这小小的、熟悉的动作让头脑得到巨大的安慰。“好吧,也还好吧,也没那么糟,明天再说明天的事,也不见得就过不去......”正向思维活跃起来,黑暗情绪潜伏下去了。
在巨大的、呼啸的风声中,在半睡半醒之间,这漫长的第一夜终于过去了。






2022年·他念他翁·今夏6—翻越第一个垭口


半睡半醒间过了一夜,早上醒来精神还不错。笨鸟先飞,早早起来收拾东西,怕不熟练耽误时间拖了队伍的后腿。海水贴心的分我姜和红糖,因为睡帐篷容易沾湿气。还教我收羽绒睡袋不用叠,直接往袋子塞更容易。德吉招呼大家先灌开水、吃早餐再收拾行李,因为要有时间凉炉子收公用物品。我像一块海绵,如饥似渴的从队友们身上学习关于登山的各项技能,用心铭记、用心照做,不断成长、不断成熟。
今天要翻越第一个4900米的龚拉垭口。告别营地,我们沿着河滩的石子路前行,沉重的登山鞋最适合走石子路,会对脚踝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,防止崴脚。这一段我走得还算快。
回来翻路书介绍,有一段:“一路曲折向上,来到加米错。观看完三湖之后,向左切去垭口的路,在山坡上也可俯瞰加米错。”不过才几天的时间,我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,遍搜回忆也找不到那天经过三个湖的任何印象,原来记忆也会骗人的。

(图:山路弯弯)

(图:远眺湖泊)

(图:加米错)


我的记忆是从漫长的上坡开始的。上午云厚,又是背光走,不热,刚开始走得还很舒服。随着海拔升高,明显感觉体力消耗很大,走得越来越慢。江措骑马经过,看我费力的样子,主动帮我背包,说放在垭口。我很感激。
我问自己,在某个机缘下,你可能就会接收到来自别人的帮助,你能否一直做到敞开心怀、心无杂念,坦然接受别人的善意?
其实有时候,受比施更难。因为受会带来“我是弱者,我不行”的沮丧感,那让人不好受,甚至还会产生“他想干嘛?他想要什么?”的猜疑心.......所有心理变化的发生,就像一面照妖镜,照见心魔、照见执念。这是很好的自我观照的时候,因为唯有照见,才能消融。
我知道,施与受不过是一体的两面,万物保持平衡的法则是阴阳调和、正反兼济,只有整合,才趋向圆满。

(图:上山)

(图:高山野花)


队友中走得快的,已经到了陡峭的半山腰。我远远落在后面,这种时候,有两种心态可以选择,第一种是:“天哪,他们都走那么远了,我要多久才能赶上啊?”第二种是:“哇,那么高的地方,我只要走,也终会走到的”。第一种心态最容易让情绪崩溃,我当然是第二种心态啦!所以,看着队友们在高高的半山腰,也并不着急,那是我努力的方向。
德吉教我,爬山的时候要小步子慢走,而且要配合呼吸,这样走不累,而且也不慢。如果难受,就用力急促的呼气,呼净肺里的气,才能吸入更多空气。锻炼呼吸很重要,要反复练习。我试了一下,走起来明显轻松了许多,只是呼吸的配合还需要反复练习。
上垭口的路很陡也很窄,全是碎石,最容易打滑,害怕吗?没有,难走吗?还行。其实当时没有太多想法,这种时候,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迈出的这一步上,连想下一步都是多余的。一步一步,就是这一步一步,任何遥不可及的目标也都可以达成。
保持自己的节奏,慢 ,但可以走。等走到垭口的时候,胃里已经全空了。这回有经验了,知道是体能消耗完了,包不在身边,梅子赶紧给我一个小蛋糕,在4900米的垭口,这块小蛋糕简直是人间美味啊!

(图:翻越垭口)


(图:上垭口陡峭的路)


(图:龚拉垭口,4900米)


垭口风大,不能久留。准备下山,才发现山姐已经将我的包带下山了。真是帮了大忙了,不然第一天下陡坡还背个重包估计心态要崩掉。
看看下山的路,我倒吸一口凉气,上山路有多陡下山路简直Double,心里很是惧怕。手上只有一根登山杖,没办法,鼓足勇气、硬着头皮,开始下山。又是碎石黄土路,很滑,我觉得我全身都是紧绷的,每根神经都很紧张,每一步都小心翼翼,提心吊胆、跌跌撞撞,三步一歇两步一停的,终于还是走到了坡底。
回头看看,简直不敢相信那些路都是自己走过来的!

(图:下山路回望)


垭口底有一块平缓的草甸,我们在这里休息午餐。经过昨天,大家开始熟络,互相交换食物,我调整放松心情和身体,尽量多吃点补充体力,然后继续出发。

(图:下山了)


莫问前路,但行远方,上帝总会在最意料不到的时候,给勇于超越自我的人们一份奖励。
拐过一个小山岗,一片开满黄花的山谷豁然出现在眼前。


(图:咕咕当花海)


这是第一次与他念他翁的夏日花海亲密接触(以后每天,我们都被各种花迷得走不动路),这是梦想中开满鲜花的山谷!
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,在公元2022年7月盛夏,我们刚巧在此相遇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你正年轻我未老,让我尽情欣赏你的盛颜,也请你记住,我内心涌动的情感.......
我们在花海里玩了很久很久,才恋恋不舍的下山。



(图:山谷美景)


顺着山谷一路向下,沿路风景美不胜收,有一队登山队在河边扎营,我们的营地还要往前两公里。

(图:提前扎营的另一支登山队)


下午时刻,最难的路已经走完,目的地已经不远,这时候的心情是最放松的了。我调整节奏,慢慢走,享受这难得的静谧时刻。

我观察云朵的变化,聆听溪水的声音,细嗅花朵的清香。这些花儿,在山谷深处兀自美丽了几百年,兀自开放兀自凋零,即使无人经过,她们也尽情向阳生长。可是,我想,今天,有一个人停下脚步,与她们潜吟低呢,欣赏和赞叹她们的美颜,这份情感链接,她们也会收到吧,也会心怀欢喜吧!





(图:花儿盛颜)


营地近在眼前,第一个垭口的考验,顺利通过了。

(图:我们的营地)
本集完


作者:vivian


文章推荐
图片展示

专注于户外探险旅行

图片展示
图片展示

联系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银海国贸花园6栋一楼104号

联系电话:0871-63171333

版权所有© 云南远山探险户外运动有限公司     

技术支持:昆明千小科技有限公司

关注我们
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使用企业微信
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复制成功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我知道了
滇ICP备19010225号-1